总害怕别人会嘲笑自己


曾经带着强烈的求知欲望以良好成绩踏入了初中。本以为一切都可以克服在学校住宿这个一般人很快适应过来的环境。然而我却无比的难受焦虑恐惧。整个人像落空了一样。由于这样我休学了一年。我再次来到学校直接上了初二因在家自学 。我还是能跟上学习却遇到了体相障碍。由于童年开始心里时不时出现恐惧紧张不自在。有因为看见陌生人,有被别人嘲讽,我养成了害羞低头的习惯。看见大人总有一种说出话来的难受。只能在母亲面前发脾气。那时小没在意。始终走不出这个痛苦的思维和行为。

以前没找到专业心理咨询师,以前在市心理康复中心他们做了检查开了一些药。就没有所谓的心理治疗,躯体症是有缓解。但强迫思维行为始终折磨我,钱又花了差不多上万。反复出现自己的体形难看。总会强迫自己抬头挺胸走路。敏感多疑,觉得别人会笑自己不再是可爱漂亮的花朵。美好一切梦想愿望似乎一下子变的黑暗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生不如死,还要受到所有人的不解指责侮辱。我生长在一户农家小山村,三个姐姐,父母为了生男孩,我在八八年才出生,成长过程中,很小的时候就有计划生育的人来家里罚款,甚至会使用一些损坏物品的暴力威胁要钱,那时也经常惊吓的久久焦虑不能恢复平静,提心吊胆怕那些人会攻击自己,很敏感,母亲一个人在家带我四个上学,父亲出外打工了,我的性格有了和同龄人很大的异同,脾气越来越不好,行为也变的古怪,上学后学习还良好吧!也因此有一点优越感,但内心的缺陷并没有改变,反而向恶性发展,越来越懦弱,由于我是父母唯一的男孩也存在了依赖性强、任性、调皮,村民,老师更会用一种不太善意的眼光,思想品德评价,以致我经常低头害羞别人的评价,少年的来临更加敏感了,随着踏入初中的校园,在校住宿的生活,一种非常强烈的不适感暴风雨般的无法抵挡,引来另一个强烈的念头,回家,学校的生活我无法适应,最后无奈休学在家,在家也不敢出外面玩,害羞觉的别人会笑不读书,十五岁吧!那年去民兵集合的路上,一个村民一句玩笑话,说我走路要挺起来一点,意思就是说我老低头走路,暴发神经症强迫焦虑等,我就像被什么控制一样,自己会驼背,不行难看丑陋等字眼塞满了我的心灵,我像着了魔一样对周围的一切敏感怀疑,焦虑,强迫抬头挺胸,不准低头,在父母都不理解下,我想到了死,但最后我还是想继续完成初中学业,忍痛上学,这个时候反而适应了学校的住宿生活,一直就认为是体相烦恼了,焦虑,强迫,每个星期假日,向父母诉苦,忍到初三那年我彻底对自己绝望了,觉得读书都没用了,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成问题,我在家里待了三四个月不踏出家门一步,自闭了,空虚无聊,反反复复的看电视想转移痛苦,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需要治疗  我对自己的体形过分的关注,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表情,较容易慌张不安,八年了,我一直在这样的自我折磨中度过,在有人能看到自己的环境里;我总在抬头高低上不断调整,怕自己的身姿有不好状态,头低了不好看,头抬过高了也不好啊.总在抬头高低上不断调整总觉得别人在嘲笑.每天出门都很痛苦,也自闭过,工作换了又换,我总在用力的挺胸和抬头的高低上痛苦冲突,只要没感觉到自己是挺胸的就非常不安,总觉的别人在看,就是自己在站的很直的时候也觉得自己不好,总觉得要调整,我现在工厂上班。

我对自己的体形过分的关注,非常在意自己的形象,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表情,较容易慌张不安,六七年了 ,我一直在这样的自我折磨中度过,在有人能看到自己的环境里不断会调整自己的头颈背总觉得自己的身 姿不好要抬头挺胸,幼年安全感的缺失,过多的处在忧虑不良情绪中,人际关系也不怎么好,在他人看来 我就是个调皮任性争强好胜的坏孩子,我开始有了羞耻低头的心理生理习惯,害怕别人的批评教训,十五 岁开始有了上面较强度的负面情绪。

行为观念生活一团糟,心理的阴影至今无法摆脱 。 我总在抬头高低上不断调整,怕自己的身姿有不好状态,头低了不好看,头抬过高了也不好啊.总觉得别人在嘲笑。我以前是有低头走路的习惯。我是不是脖子有问题,别人才会嘲笑。完美美了多少感觉,被动的我总是被错觉支配,我没有问题却会制造出问题,我在紧张什么,总是控制不住要调整自己,怎么走才是我的姿态,怎么做才是我的状态。我也不知道以后自己干什么好,整天浪费时光,也不出门不和别人交往,我活得大没音思了!


 

心语心理医生:你的情况根源是自卑。无论怎样做,在人群中总是有不安全感,觉得别人看不起自己。需重建自信心,无论面对谁,都能够不害怕别人对你的态度。安心的说自己话,做自己的事情。爱自己,自尊自爱自信的活着。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点击我更换图片